任频捷:鸦片、精神鸦片与成瘾品的原罪

【文/任频捷】

一、自媒体行业的发展回顾

所谓自媒体(外文名:We Media)又称“公民媒体”或“个人媒体”,是指私人化、平民化、普泛化、自主化的传播者,以现代化、电子化的手段,向不特定的大多数或者特定的单个人传递规范性及非规范性信息的新媒体的总称(www.jw360.cn)。自媒体平台包括:博客、微博、公众号、论坛、头条、百家、大鱼、抖音、快手......等等。

自媒体在中国的发展是从2002年博客时代演进到微博,之后的微信朋友圈、公众号,再到今日头条、抖音推荐算法机器运作的一个逐渐演进的过程。它出现的初始是为了给每个个体一个被看见的平台,是一个顺应时代的美好的初心。博客时代是自媒体发展的初级阶段,也可称为原始形态。在博客时代,这个时期的自媒体是正面的,因为它提供了满足人人都想记录和表达的愿望的工具和平台,是与时俱进的。在这个阶段,它发展的驱动力是人与人发自内心的分享与交流。

因为博客需要较大段文字书写,因此对于表达者的要求较高,2009年新浪创建了微博,用“140个字以内”的文字要求降低分享门槛,同时强化了图片分享的功能。从2012年开始微博走上了商业化的道路,推出基于对于用户资料和兴趣研发的新广告系统,从这一时刻起,中国的自媒体就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这个时候,专业以自媒体发布谋生的商业化公司开始出现。

同时,顺着PC向移动端转化的潮流,腾讯微信为了与微博抗争,在基于熟人关系链的微信里推出了微信公众平台,给了用户一个专业发声的渠道。自此,自媒体的媒体属性进一步加强,自媒体时代兴起。这个时代的自媒体的表现形式还是以图文为主。自媒体时代,各种不同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主流媒体的声音开始逐渐变弱。这时开始显现出一个趋势,也就是博眼球者博流量。

从本质上一个公众号的文章是根据喜欢的人越多越被推荐,因为文字较视频而言是一种对文化要求更高的形态,喜欢看文字的人相较喜欢看视频的人在人群结构中趋向于受教育程度偏高者。因此在这个时期,自媒体的用户还未下沉到最广阔的底层人群,其最突出的核心问题是内容写的越极端越容易被传播,越情绪化越容易被传播;因此类似咪蒙这样的煽动和贩卖焦虑价值观的自媒体就比相对客观的自媒体能获得多的多的关注和点赞并成为自媒体顶流。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初次显现,公众号从网络结构开始向中心化转移。

也就是说,在新媒体的模式下,理性者不占优势,越偏激者在传播上越占便宜,因为普罗大众没有那么高的审美和认知水准,我们通常说的越俗越会被更多人喜欢。这是由中国目前的人口结构与受教育水平决定的。在商业化的推动下,这些越俗、三观越低的自媒体越能获得更大的关注度和利益上的正向反馈。

在公众号之后进一步降低门槛,就是从图文“进化”到视频,视频对于受教育程度越低,认知越低的用户接受门槛越低,自此自媒体受众人群加速度扩大。今日头条于2012年成立,从2016年开始,它的算法从技术上开辟了新媒体妖魔化的新纪元。从表面上说,它能自动记录并根据你的点击记录下你的喜好,再根据你的喜好直接给你推荐内容,俗称“拇指媒体”,让一个最懒的人都可以不断接受信息轰炸并不知疲倦。从机制的角度,机器的速度远远大于传统自媒体的手动推荐效率,今日头条开始一骑绝尘。

再之后抖音开始以更快的速度覆盖人群。这是由于1)几十秒的短视频更加降低了受众门槛;2)人的大脑疲倦期就在几十秒,同时在抖音的机制设置上去掉了时间这个功能,在机制上利用了人体脑运算的弱点,建立了一个完美的成瘾机制,让用户尤其是底层人群和青少年长时间沉迷。如果抛开价值观和对社会的影响,从机制上来说,这种成瘾机制从传播效率上是远胜于所有之前的传统机制的。

二、自媒体内容的根本问题和社会隐患

不管是点赞推荐还是算法逻辑,其第一根本原则是“更多人喜欢”。中国是一个文化认知差异极大的国家,被更多人喜欢的本质意味着占绝大多数人口比例的人的喜好在算法推荐引擎里决定了一个好内容是否能够被推荐和看到,也就从机制上决定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属性。

1)自媒体时代造成了信息分发的极端趋向性

媒体的本质是信息和舆论的放大器。在传统媒体时代,历史上无论是哪个朝代,选择什么样的信息可以进入放大器都是由这个时代相对比较有文化和鉴别力的人来进行的。除去政治因素,这个机制相对保证了所有民众能接触到的信息是经过这个时代更高层次的人群筛选和推荐的,可以从整体上拉高民众整体的文化素质,而且是相对统一的。而自媒体时代则恰恰相反,机制性地决定了占据媒体顶流,能被更多宣传的是低俗和博眼球的内容,也就是说底层人群的审美和喜好决定了内容的根本走向。

自媒体的推荐机制从根本上决定了信息分发的不公平,使得偏激和低俗的内容能获得更大的分配权重这样一种负面趋向性。

2)看似自由公平的自媒体机制造成了信息获取的更大不平等

传统媒体还可以保证每个人在公众媒体上看到的信息都是公平的,一样的。不管两个人的文化程度是怎样的差异,他们看的仍然是同一张报纸。基于某一个问题,民众即使产生意识分歧,也是基于对同一个信息的同一种解读的不同理解。而自媒体时代,每一个自媒体对于信息的解读是完全不同的,而且每个人愈加被推荐算法裹在信息的茧房里,也就是说你永远都不会听见另一种声音。

因此,一个看似公平的自媒体机制本质上造就了大多数人在信息获取上的更大不平等。

主营产品:FASTECH(韩国),Arcus(美国),HPtec(日本),中空旋转平台